重大消息的发布通常都是猝不及防的。

2020 年 10 月 24 日周六下午,上海市公安局突然发布限行新政策,进一步扩大外省市牌照在上海原限行高架以及环路限行的时间,更重磅的是明年五一小长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起,内环内地面道路高峰期将禁止外省市机动车号牌的车辆通行。

政策发布后,我们的车友群也很快展开了讨论,大家发来各个门店的视频,人满为患,简直就是新能源汽车的销量春天。

这是上海首次发布内环区域禁止外省市车牌驶入的道路限行措施,在我看来,这也是响应 2019 年发改委呼吁的,加快新能源由限制购买转向引导使用的号召。

上海作为一个经济高度发展的城市,占地面积仅有 6,340 平方公里,常驻人口却接近 2,500 万,汽车保有量达 415 万辆,其中外牌车辆有 167 万辆,占比超 40%,如果说北京超 600 万辆的机动车保有量是全国第一,相比北京 16,410 平方公里的占地面积,上海的车辆保有密度那真的是勇冠群雄。

与日俱增的汽车数量造成的拥堵,也着实让高峰时间段在上海开车出行变成了一种苦难的修行,因此本次的「限行令」也是意料之中。但这对于数量庞大的外牌车主而言,又将面临着一个新的选择题:是拍个沪牌,还是选择相对陌生的新能源汽车呢?

在 10 月份刚刚结束的沪牌拍卖中,沪牌个人额度投放 14,000 万辆,个人非营业车牌的最低成交价是 90,600 元,中标率 12.7%。 可能对于不了解上海车牌拍卖规则的人来说,都会觉得这个中标率太低了。实际上拍过沪牌的人都知道,这个中标率已经属于历年内相当高的了,常规的中标率应该在 6% 左右。

一块铁牌价值超过 90,000 元以及耗神耗时的拍牌周期,对于一些刚需用户来说,实在是有些劝退了。那么新能源汽车会是限行政策下的最优解吗?

我询问了身边几位正在考虑买车或换车的朋友,看看他们的选择如何。

宝马 M4、奔驰 C63S 双料车主

最早我们相识于大众奥迪改装圈子,他是奥迪 TTS 车主,我是大众 R20 车主,几乎相同的车身硬件,让我们在改装的选择上也几乎相同。

在我们玩腻了二阶 + 之后,卖车也成为了必然。我选择了尝鲜新能源汽车,他走上了大马力后驱之路,他其实不像一些偏执的改装玩家一样反感电车,但也仅仅是不反感而已。

没想到的是新限行政策让我们有机会再次成为车友。

由于他的两台车都是外牌,虽然他生活和办公都在外环,但经常会到上海市区拜访客户,因此在明年劳动节前搞定一张沪牌,就成了他现阶段最重要且紧急的工作,也就是纯粹地为了牌照而去买一台车。

在他的耳朵被摘了三元的直通排气轰鸣了好几年之后,他突然觉得损失点操控性,换一台安静且舒适的车,其实也是个选择。因此做工用料优秀、售后服务极致以及他家旁边有个蔚来换电站等因素,让蔚来 ES6 成为了他的首选。

第八代广汽本田雅阁车主

他的老家在内蒙,目前住在上海中环附近,办公地点在内环宜山路,其实八代雅阁一直是我认为的雅阁颜值巅峰之作,皮实的发动机和变速箱,在性能上是不怎么样,但家用还是很优秀的。10 年间,他的雅阁几乎没出过故障,让他变成了本田的死忠。

他作为沪牌的刚需用户,由于内蒙路途遥远且充电设施不完善,因此他从没考虑过新能源汽车。

原计划是拍沪牌后,买一台同为广本的奥德赛,但一直迫于沪牌的高昂价格,又没有下定决心换车,这就这么僵持了几年,雅阁也就成为 10 年的高龄车,新限行政策给他换车节奏按下了快进键,在我的推荐下,送沪牌的理想 ONE 和要拍牌的奥德赛,他应该还要再纠结一阵子。

奥迪 S3 车主

第三位朋友则是我原来改装圈子的大神,也就是我口中偏执的油车用户。他是上海本地人,拥有一台苏州牌,仅需 2.9 秒即可破百的奥迪 S3,购置税秒超跑,从来都是他最拿手的即兴节目。

对于出行半径没有要求的他,只对纯粹的驾控乐趣感兴趣,「我就是骑儿童自行车都不会买电车的」,是他说过最狠的话。

如果在前几个月,我找他聊新能源汽车,结局要么就是他用一万种不同的理由,把新能源喷得体无完肤。要么就是我说赢了,被他拉黑,从此漂流瓶联系。

在新限行政策发布之后,他居然主动跟我聊起了特斯拉,对于 FSD 还完全没有概念的他,更多还是用油车的思维来理解特斯拉,一句「但它始终是个电车」让我确信了微信背后是他本人无疑,我非常能理解他不甘的心境,但没人能够阻挡时代发展的脚步。

关于后续,我知道的是等他处理完现在的奥迪 S3 之后,就会下定 Model 3 Performance,毕竟以他对车的需求,其实也没什么选择空间了。当然,我也会提醒他淘宝购物车里的儿童自行车要尽快发货了。

同时针对此事,我还询问了某蔚来 Fellow。据他介绍,最近来店看车的群体明显增多,且用户的购车意向非常明确,就是要购买新能源车型,只不过还在具体购买哪个新能源品牌摇摆不定,10 月 25 日他们店一天收获了将近 100 台订单,仿佛那一刻他并不是 Fellow,而是个收银员。

同时,他还提到了仍有一大部分人,短期之内还不太能接受新能源汽车,会选择去拍牌,因此未来,拍牌市场将持续火爆,沪牌的成交价将有望突破 10 万元。

从这些天急切购车的消费者特征来看,主要是之前新能源汽车有一定的认知以及了解的用户群体提前转化,并孵化出一批原并不考虑新能源汽车的全新用户群体,开始去了解新能源汽车,随着新能源市场的推广普及,那不久的将来,上海的新能源绿牌政策,是不是也会缩紧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