汽车圈,总会放出一些狠话,尤其是造车新势力们。比如何小鹏说要在今年打得特斯拉找不到东,又比如许家印说要用3-5年时间让恒大汽车成为全球实力最强的新能源汽车集团,当然还有向来口无遮拦的李想最近又在企业内部信上表示,理想汽车要在2025年做成中国第一2030年坐上世界第一的宝座。

不是黑马TOP3,而是十年后登顶世界第一

2020年是造车新势力洗牌的一年,这一年我们不仅眼看着一大堆活蹦乱跳的企业倒下,也看到了继续奏乐继续舞的企业逆袭,其中最得意的应该就是理想汽车。因为在2020年之前,作为造车新势力的先头部队理想实际上久久没有动静,其首款产品在2019年12月份交付的时候,蔚来、小鹏和威马已经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头部阵营。

面对一款售价32万增程式产品,业界其实并没有太多人唱多理想,当然要排除美团创始人王兴。王兴甚至早早通过社交媒体表示,造车新势力TOP3中理想一定会取缔威马,这还引发威马创始人沈晖隔空喊话。但是整个2020年姗姗来迟的理想就如同开挂一样,全年交付量达到3.3万辆仅次于蔚来的4.4万辆位居第二,不仅超越威马的2.2万辆也顺利超越小鹏的2.7万辆。

仅靠一款产品就横扫竞争对手,2020年的理想无疑是成功的。当然更加令理想风光的是,还抢先小鹏登陆纳斯达克,成为第二家美股上市的造车新势力,其市值一度逼近蔚来。盆满钵满之时,素来心直口快的李想也更加积极的发布言论,比如表示绝大多数车企都没有弄明白特斯拉是如何赢的,又比如在公开场合爆粗口diss不看好增程式技术的人,还有面对造车烧钱话题表示“给我十亿美金我们就能做到盈利”。

但是这一次,李想在内部信上的豪言壮语更狠了,大有独孤求败的意味。李想表示,到2025年,理想汽车要做中国智能电动车企业第一名,并拿到该市场20%以上的市场份额;2030年的愿景则是要成为全球第一。按照李想的估算,2025年全国智能电动车的销量要达到800万辆,如果按照20%的市场份额计算则李想要达到160万辆。可见,李想早已经不屑和威马争夺TOP3的席位,而是要在接下来的五年时间干掉全部的中国车企,并要在十年内干掉包括特斯拉、大众、宝马等在内的全球新旧势力。

尽管在造车新势力中放狠话并不新鲜,但是比李想更狠的恐怕还没有。

豪言已出,壮举在哪?

每一次豪言壮语之后,都会迎来一批又一批的diss,这一次李想注定会被挂在舆论的旗杆上,因为在当前看来李想的豪言更像是膨胀之后的浮夸。在笔者看来,李想设定的目标确实有些不切实际。

以2025年实现20%以上的市场份额看,李想的这一目标并非是基于理想自身的情况,而是以智能手机行业的生存规律作为参考而设定的。因为他认为在智能手机行业,只有做到全球市场25%的市场份额才有机会进入头部阵营,因此倒退理想汽车一定要达成20%以上才能当上“老大”。恐怕,任何一家公司的决策者都不会这样任性的给自己设定目标吧,要不然还需要企业战略干什么,没有一家公司都喊出世界第一的口号,因为只有做到了世界第一才能叫成功。

其次,就算理想的20%以上的市场份额不是拍脑门出来的,那么这种达成的可能性有多大呢?2020年理想的全年销量为3.3万辆,五年过后要达到160万辆,也就说即便理想接下来连续五年实现翻倍的增幅也还不能完成任务。理想又靠什么能实现?别忘了,理想的产品体系当前只有一款增程式产品,而按照此前曝光的产品规划中理想的产品最快也要到2022年才能问世,所以这种难度可想而知。

当然,理想所设定的2025年智能电动车的销量800万辆实际上也是毫无根据的。按照此前国务院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(2021-2035年)显示,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新车销售量将达到汽车新车销售总量的20%左右,而中汽协预测的是2025年全国汽车销量将达到3000万辆,也就是说到时候新能源仅为600万辆左右。值得一提的是国务院曾将2025年新能源市场占比从25%调低至20%。显然,李想对市场的判断要冒进的多,至于2030年全球新能源销量达到4000万辆,中国市场达到2000万辆同样无从考证。

注意,这里还有连个概念不一样。李想所提及的800万是只智能电动车,而中汽协和国务院值得的则是新能源汽车,显然并非所有的新能源汽车都是智能电动车,当然对于这一概念并没有明确的定义,这或许是李想给自己留下的回转余地。比如在李想看来,除了理想之外的产品都不能较智能电动车,那么理想就当之无愧成为全球智能电动车第一了。

实际上,在李想喊出这些豪言壮语的背后,我们是看不到理想汽车的支撑点,无论是技术产品还是生产销售,所以160万辆也好20%市场份额也罢,李想的目标无疑于太过空洞。如果仅仅作为内部信为员工打鸡血倒也无可厚非,但是一旦落到整个行业中就变成看全民公敌,恐怕就只能安心接受全行业的diss了。

对了,还记得上一个这样放狠话,引发汽车行业全民diss的人吗?